只是說無奈么

“為什么不讓他知道?”楚陽問自己。

“因為沙心亮還沒有這等魄力。”楚陽自己答。

“那他到底什么意思?只是說無奈么?”

徵信

“不,他是告訴我,要先建立自己的實力,勢力!”

“但他剛才已經說了。”

徵信

“他剛才說的是,建立大家的勢力。不是我的勢力。”

“我的勢力,什么是我的勢力?”

“我的勢力,就是完全我自己能做主的勢力。”

“這種勢力,與剛才說的不同?徵信

“當然不同,因為這才是寒瀟然安排的真正后路:一旦大家的勢力失敗了,必須要有一股完全自主的勢力保留下來。”

“如此看來,寒瀟然對這一次的行動雖然規劃周全,但卻依然是沒有把握?”

“是!”

“所以他才提醒我一句,雖然現在是以他為主導,但,不能凡事都依靠他?”

徵信 “對,我需要有我自己的打算。”

“一切事,靠自己!這就是寒瀟然所要說的話的真正含義!”

…………楚陽默默地一路向著楚家的方向而去。

楚陽回到家的時候,夭色已經快要亮了。

但楚家依然是處在一片忙碌與悲戚之中。

楚陽被早已經等得望眼欲穿的母親揪住,就是一頓盤問,應付完了父親母親,又被爺爺叫了去盤問一番。

“是你么?”楚雄成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孫子,眼睛紅紅的,楚陽發現,爺爺的頭發,就這么一夜之間,競然白了一小半。

“有我的一定關系。”楚陽坦然道:“但不是我下的手。”

楚雄成一聲長嘆,委頓在椅子里,揮揮手,讓楚陽回去休息,自己卻是似乎是被抽取了全身的力氣,一句話也不想說了……楚陽嘆了口氣,行了禮,轉身走去。

“他這些年做的事情,我……都猜得出來;雖然沒有證據,卻也始終都在疑心……”楚雄成在楚陽即將走出房門的時候,輕聲說道。

楚陽身形頓住。

“但我始終沒有做什么。”楚雄成喃喃道。

“因為他千錯萬錯,都是您的親生骨肉。”楚陽默然道:“我能理解您,卻不能認同您。更不會贊成您!”

“那是因為,你還年輕,還沒有做過父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