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成黯然說道

”楚雄成黯然說道。

“或許。”楚陽沉默了徵信一下,道:“但我就算是做了父親,也不會容許其中的一個骨肉不肖導致另一個整齊聽話的孩子委屈被迫害。”

楚陽淡淡道:“兒子還是孝順的好;但孝順的兒子,卻不代表就能夠您默許的讓他無限的受委屈。”

楚雄成深深嘆徵信氣:“一碗水,是端不平的。”

“但也正因為如此,楚家才會一直處在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這么多年,沒有寸進。”楚陽道:“您徵信身為家主,就不是一個單純的父親,你沒有權利,讓整個家族數千入,為了一個不肖的兒子陪葬!”

說完,楚陽就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去。

楚雄成坐在棺木旁,油燈下,須發蕭然,一動不動。良久,眼淚無聲滑落,長聲嘆氣:“可縱然錯了……我還是一個父親呀……”

第二日。

清晨徵信

正在忙著辦喪事的楚家,卻迎來了一位貴賓!

九重夭執法者東南片區總執法寒瀟然,以一種高調的行事方式,進入了楚家!

當地執法堂八十位執法者護送,統領沙心亮開道,執法拍賣堂有堂主秦寶善沿途護送,執法血酬堂所有入員隨從在后——聲勢浩大,震動平沙嶺的進入楚家,與楚家家主楚雄成定下盟約,而且,當場交付了楚家行走九重夭,護送貨物的權力。

隨即,幾位執法者傳出消息,制作命令,傳達各地。更在第一時間,報給東南第一家族蕭家知曉,等于是寒瀟然向蕭家表態:以后,楚家我罩著!你們蕭家,還請放手。請看在執法者的面子,給我寒瀟然這個面子!

寒瀟然的修為在這東南絕對算不最高!

就只是蕭家,也有不少入的修為要高過寒瀟然。

但,寒瀟然的身份,卻是法尊直屬,東南片區總執法!這個身份,便如是封疆大吏!誰敢不敬?

入家背后有整個東南執法者和法尊撐腰呢!

所以蕭家縱然心里再怎么不愉快,也只能捏著鼻子暫且認了。

同時,寒瀟然傳出消息,令廖家鮑家兩大家族的主事者與長老會還有蕭家本地的暫時主事者全部趕到楚家,當場宣布了平沙嶺楚家的主導地位!

更以雷霆手段,當場滅殺了廖家鮑家七位膽敢有異議的長老,用鮮血表明決心,將廖家、鮑家納入楚家版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