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楚樂兒

只走了幾步,就被一雙小手抓住了:“帶我也回去。”

正是楚樂兒。

小姑娘累壞了。

因為楚樂兒這小徵信丫頭也非要跟著來,而且還累的走不動路,楚陽只好背著這個小蘿莉走路……

可憐啊……楚神醫心中感嘆:本座就算是在執法堂,也有專mén的馬車坐坐,但在自己家里,居然根本沒有這等待遇……

剛出了楚家大mén,就見到幾個黑衣人站在mén前,在他身后徵信,有六個人,人人都是目光不善的看著楚陽徵信

楚陽眉頭一皺,這七個人,正是蕭家平沙嶺分堂的人。當先一人,正是蕭家臨時派來主持的,剛才還在里面呢,怎么會突然間到了這里?看情形,導向是專mén來堵著自己的一般。

“你就是楚陽?紫晶回c徵信hūn堂的主人?”當先那人雙目yīn沉,鷹鉤鼻子,有些不屑的打量著楚陽,輕飄飄的問道。

“各位蕭家客人難道有什么見教?”楚陽背著楚樂兒,并沒有放下她,嘴皮子一撇,同樣輕飄飄的回敬。

你對我無禮,我對你豈能恭敬?蕭家?又如何!蕭yù龍不就被本公子整殘了?

“蕭yù龍……就是中了你的計策?不僅身遭慘死,還賠了你一大筆紫晶?”那鷹鉤鼻子沉沉的問道。

“那是執法者的判罰,跟我沒關系。”楚陽一開口就推得干干凈凈。

鷹鉤鼻子冷哼一聲,臉上罩上一層寒霜:“你以為……執法者為你撐腰,你就可以為所yù為了?”

楚陽冷笑道:“您說的不錯,若是全天下執法者都為我撐腰,那我還真的無所畏懼!”

鷹鉤鼻子頓時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重重的一哼,道:“本座蕭yù成!”

楚陽有氣無力地道:“久仰……”

“蕭yù龍,便是我的堂弟。”蕭yù成鷹隼般的眼睛看著楚陽,沉沉說道:“他死的不僅不明不白,而且太冤……”

楚陽嘆了口氣,道:“死人都這么說……”

蕭yù成嘿嘿冷笑,壓低了聲音:“楚大公子,你也很快就會這么說了。敢訛詐我蕭家,膽子不小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