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楚樂兒走了過去

”楚陽不耐煩的道:“你今日敢殺我么?”

蕭yù龍怒道:“難道徵信我不敢?”

楚陽嘆了口氣,背著楚樂兒走了過去,伸手一推,毫不客氣的將蕭yù成撥到一邊,從他身邊堂皇走過,口中罵罵咧咧的嘀咕道:“世上總有這么一群人,傻bī似的腦殘;明明不敢非要說敢,只是在嘴上逞威風,這號人,老子可是見得多了……要殺就殺就是,廢話個頭啊!虧了本公徵信子還以為來了一個有點骨頭的,沒有想到卻是làng費了半天口水……”

徵信 “剛才總執法在這里,沒見這貨這么牛bī啊;剛才沙心亮等執法者在這里,這家伙也沒敢放屁呀……現在卻堵住我了……真他娘會找人欺負!明日老子就抓個老鼠去罵他個天翻地覆……不就是欺軟怕硬么,誰不會咋滴……”

罵罵咧咧的背著楚樂兒一路走遠徵信

蕭yù成被他氣得一口氣幾乎喘不上來,怒瞪如鈴的雙眼看著楚陽背著楚樂兒走遠,良久才呼哧呼哧的喘起氣來。

其他六人,也是一臉紫漲。

“楚陽,等你落在我手里,我會讓你為今天的話付出千萬倍的代價!”蕭yù成呼呼的喘著氣:“你不要以為,巴結上了執法者就會高枕無憂了!”

他以為楚陽沒有修為,肯定聽不到,但卻沒有想到,這番話每一個字,楚陽都是清清楚楚的聽在了耳朵里面。

前面,傳來小蘿莉一聲清脆的笑:“楚陽哥哥,你這番話真流氓,不過我喜歡嘻嘻……”

蕭yù成的臉扭曲了……

只聽見楚陽隱約的說道:“樂兒,你要記住,對于這種有心無膽的人,怎么罵都沒事的……罵他親娘都沒事……”

“嗯嗯……大哥好厲害,我記住了……那人被你罵了,一句也不敢吭,不過大哥還是最好不要罵他娘……那樣不好……”

“嗯,樂兒是好姑娘,心軟,我喜歡嘎嘎……嗯,以后我也不罵他娘……”

“嗯,大哥真好,你罵他爹就好了……”

兄妹兩人的聲音遠了。

蕭家七個人,愣愣的站立,人人一身殺氣,臉龐扭曲,七竅生煙……

楚陽根本沒打算好好說話,他很明白:既然蕭家專mén派了蕭yù龍的堂兄來這里主持,那么,是一個什么意思就是可想而知,用膝蓋都能猜出來,既然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也化解不了,我干嘛要忍氣吞聲?

所以他趁著蕭yù成在楚家大mén口,又是寒瀟然剛剛撐腰過,料定了蕭yù成不敢下手,狠狠地罵了一頓……

就算最終還是要打要殺,今日這一頓罵,本公子還是多賺了一個心情愉快……

小丫頭身體很輕,但楚閻王沒有用玄功修為,只是用**的力量背著走,到了后來也如同背著一座小山,等楚陽回到紫晶回chūn堂的時候,也已經有些兩條tuǐ抬不起來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