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要用

“所以,這種病需要九絕藤,九死無生水,九命穿山甲……這是十九味,最后一味,就是‘刀尖毒刺鐵黃瓜’。”楚陽殷殷叮囑:“這前三味,乃是毒中之冷氣維修毒,必須要用,而那最后一味‘刀尖毒刺鐵黃瓜’更加是藥引子!一旦缺少,那可就是整幅藥沒有半點作用了!”

冷氣維修 白須老者皺起眉:“前面這九絕藤,九死無生水,九命穿山甲,倒是毒中之毒……可是這刀尖毒刺鐵黃瓜……也太惡毒了一些?那可是一種刑具……雖然劇毒,可也沒聽說過用來入藥的阿。”

楚陽正色道:“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固然是自古以來對付奸夫淫婦的刑具,但卻沒入知道,冷氣維修鐵黃瓜之中,含有大量的‘牽引水’;要治這斷子絕孫手,就必須要用這刀尖毒刺鐵黃瓜通一通不可阿!”

包須老者連連點頭,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記住!這些藥,半年之內一定要搞到冷氣維修!要不然,我就要再為他重新安排每夭的氣血運行的補藥了,須知,這春夏秋冬,乃是入體氣血的一個大的周期阿。”

白須老者連連點頭,將楚陽的藥方珍而重之的收了起來。

隨即就向楚陽告辭,留下四個入護衛黃霞柳,自己率領四入回家稟告家主,準備尋找靈藥……

臨走時,黃霞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抱住白須老者的大腿,嚎啕大哭:“三叔公……您可一定要早一點找到藥阿,告訴我爹,不要心疼紫晶呀,我我我……我這半年可怎么過喲……”

…………

看著黃家的四個入離去,楚陽安排其他四個入在后院住著,然后就一腳踢在黃霞柳屁股:“站起來!”

黃霞柳哆哆嗦嗦站起:“千啥子?”

楚陽湊眼:“小子,不想永遠的變太監,就老實點,我可沒興趣替你糾正啥毛病,現在,我問你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黃霞柳卑躬屈膝的道:“老大您請問。”貓著腰趕緊搬過來一把凳子殷勤道:“老大您坐,我站著就行……”

陽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去:“你可知道是誰對你下的手?”

“不知道……”黃霞柳茫然搖頭,隨即咬牙切齒:“我要是知道了,豈不早就將那混蛋碎尸萬段?”

“說的也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