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說是醫藥費

”楚陽眼神清冷的看著他。

“兩萬!”這位黃家家主徵信一聲怪叫。

“這只是損失!還沒有說是醫藥費!”楚陽淡淡道:“我這里謝絕還價。若是黃家主覺得貴了,帶著令公子走人便是,之前服用的藥物,就當是楚某贈送了……”

徵信“哪里哪里,楚神醫說笑了。”黃尚雖然是大世家之主,但對楚陽還真不敢不恭敬。剛到這里就聽說了東南總執法寒瀟然親自前去楚家捧場,擺明力挺。

黃尚豈能沒有顧忌?

現在蕭家的事情迫在眉睫,不宜橫生枝節,也是其一。

自己的兒子包括一大家族的傳承徵信問題還都在人家手里攥著,也不能得罪人家啊……

當然,若是沒有前兩條,黃家主估計早將這位楚神醫抓回去了,還輪得到你來跟我討價還價?……

“不就是兩萬紫晶?而且還是楚神醫的損失,因為我們黃家而起,理當奉送,徵信理當賠償。”黃尚瞇著眼睛笑道。

“現在賠償談妥了,咱們來談談藥費的事情。”楚陽微笑,笑容純潔。

但黃尚卻是小心翼翼:“楚神醫但說無妨。”

“一直到令公子痊愈,大概總需要……也要兩萬紫晶的樣子。”楚陽大方的道:“具體數目應該是兩萬三千,不過那三千我就不要了。大家都這么熟了……我也不好意思多要。”

他呵呵一笑,道:”但我也不好意思少要,黃家主只為了三株毒藥,都能夠毫不皺眉的拿出二十萬紫晶……我要是少要了,對黃家主也是一種侮辱。大家如今這么熟,我怎么可以侮辱你!”

楚神醫和藹一笑:“我自我感覺,這樣的價格,不多也不少……黃家主,黃家主?您……怎地了?”

黃尚低下了頭,一陣咳嗽,良久之后,才抬起頭,道:“咳咳咳……是啊,不多不少的……兩萬……恰好,咳咳咳呵呵,恰好。”

心中無限郁悶:你還不如來侮辱我呢……求你快來侮辱我吧……

“嗯,黃家主沒有意見就好太好了……”楚陽呵呵一笑。

黃尚心中一陣氣悶:誰說我沒意見了?我只是沒說……

只聽楚陽推心置腹的道:“黃家主,咱們熟歸熟,不過,在下就是靠著這個吃飯的……有些話,還是事先說明白的好,免得到時候起爭執,在下可就萬分不好意思了……”

黃尚本能的感覺不妙,期期艾艾的道:“什么……事?”

楚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搓搓手,很是有些靦腆的道:“就是……等到令郎完全恢復,黃家主打算用什么價格來答謝在下?”

“呃……”黃尚瞠然以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