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不可能!”厲無

“不可能!”厲無波斷然否決:“在這附近,我足足安徵信排了八位至尊六品,兩位至尊七品……若是真的有那種事,他們絕不會一點動靜也聽不到!”
他陰狠的一笑:“既然決定了和后續計劃,又怎么會沒有防備?”
“家主,若不是被敵人劫走……以此看來……那位紫霄煙,恐怕是借助這個機會自徵信己來了一個金蟬脫殼,逃走了……但若是這樣的話,首先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他的傷,乃是裝的,假的。只是,這為什么呢徵信?”旁邊,一個白胡子老者捋著胡須說道。
跪在地上的首席醫師羨慕的看了看這部大胡子:原來我也有嗚~~一夜之間就沒了……
厲無波煩躁的道:“但他為何要逃走?”
“這個……不得而知……”那老者皺起眉頭:“此事委實是奇怪,他此刻走,也就是損失了我們厲家四百萬紫晶,僅此而已……而且他自己什么也沒得到……”
徵信 說到‘什么也沒得到’這句話,厲無波突然打了一個哆嗦,自言自語道:“什么也沒得到?什么也沒得到的話,他會走么?”
他站了起來,來回踱步:“若是他自己走的,那么就是一個解釋:他不想與我們合作。既然不想與我們合作,那么他此次來,就是想要來得到什么的……然后坑我們一把就走。若是他裝傷的話,他在我們厲家也正是如魚得水的時候,得不到什么肯定不會走的……他既然走了,那就肯定得到了!……但他得到了什么呢?”
說完這一長串繞口令一般的話,厲無波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若是要得到什么,他只能去過的地方才能得到……而這段時間里,在我們嚴密監控下,他只是來回于這里,和紫晶礦!”
“這里什么東西都沒有……所以他也不會得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隨著厲無波的推論,眾人的臉色整齊的變得雪白。
顧不得懲罰兩位醫師,厲無波忽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匆匆往外就走:“去紫晶礦!”
眾人紛紛跟上,人影亂晃,剎那間全部不見了。
兩位醫師昏頭轉向的爬起來,撓著頭,一片糊涂:剛才家主說得那一串,我怎么聽不明白呢……
……
眾位至尊一路疾飛,人人都發揮出來了最高速度,簡直是風馳電掣,剎那間就來到了紫晶礦,氣勢洶洶的闖了進去。
厲清流得到消息,披著大衣赤著腳急匆匆的趕到:“家主,發生了什么大事?”
“發生么什么大事?”厲無波鋒銳的眼睛看著他:“你不知道?”
厲清流瞠目結舌,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什……么?我我我……我應該知道?”
厲無波皺起眉:“礦上沒出什么事?”
厲清流更加糊涂了:“啊?沒有啊……”
“紫晶沒有被盜?”厲無波擰著眉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