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罷,臨死前,就找你這位九劫劍劍主倒倒苦水也好。”風其涼自嘲的笑了笑,道:“世間能夠明明白白的在九劫劍主面前倒苦水的徵信,我也算是絕無僅有了,也算是驕傲。”
楚陽微笑:“我在聽。”
“我不是天生這樣的!”風其涼嘿嘿慘笑:“是在八歲那年,當時”…被現在的家主,呵呵…,…那時候我是他伴讀。有時候也胡鬧……,小,不懂事:有一次惹到他了,就把徵信我閹了。嘿嘿……,”
“雖然救治及時,不過,從此還是…,”風其涼笑了笑:“那時候年紀小,也沒覺得怎么樣,不過,到了十三歲……,嘿嘿,徵信嘿嘿……,”
“幾乎所有見到我的人,尤其是同齡人,都會恥笑我…”這樣一直到了二十多歲,那幾年,才讓我知道:若是你是一個男人,卻做不成男人,那樣的感覺,比死都不如!尤其是,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個男人卻又不是男人……那種感覺,實在是…,一萬次千刀萬剮,也比不上徵信這種滋味的難受。”
他并沒有說自己受到了什么樣的歧視,也沒有說別人如何侮辱:但他這樣的說出來,卻是給楚陽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
能夠感受到,風其涼這些年的苦難和無奈。
“只是聽說…,只要修煉到至尊六品,超越仙凡之隔,就能夠重塑肉身,斷肢再生。”風其涼苦澀的道:“所以我一步一步的修煉過來…,…只等苦練到至尊六品,屆時”…我不一定要向天下人證明什么,至于什么妻妾成群,更加不想,我只要跟我自己說一句,我風其涼,也是個男人了!就足夠!”
“不過……既染今天到了這種地步,生死不由己:那也就是劍主大人你說了算了。”
風其涼自嘲的笑了笑:“為劍主大人提供一份談資;也將我心中的話說完。足堪讓我感謝了。”
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可以不死的。”
“蘭家不會放過我。”風其涼淡淡一笑:“蘭若都死了,我還活著:這是大罪!”
楚陽并沒有理他,徑自道:“而且,你的傷……,也未必就非得到至尊六品,只要你能突破至尊一品,有了吸引天地生機的能力,我就能為你治好,讓你做一個男人!”
風其涼渾身突然一陣僵直!
他直愣愣的看著楚陽:“此言當真?”
楚陽嚴肅點頭:“以你的層次,你應該知道,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生命之泉!也應該知道,九劫劍主身上,有九重丹!”
“只要到時候,我還在,我就能為你治好!讓你恢復做男人的雄風!”楚陽輕輕點頭:“我覺得,你應該相信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