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恩,要不我不接受你這一注,贏自己兄弟沒意思!”紀墨萬般無奈,只有決定放棄到嘴的肥肉,隨口編出一個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來圓場。
“那也不必,我也不強徵信求要你賠出十塊紫晶之魂。”莫天機說道:“若是你真個萬一輸了,只要你徵信答應我一個條件,咱們就這般賭了。”
紀墨大喜,神氣活現的道:“你說!沒有紀二爺不敢答應的事情。”
莫天機嘿嘿一笑:“我也不難為你,若是你輸了徵信,以后,你每次說話之前。都要先說一句:紀墨是傻鳥。然后再開始說正文;如何?敢不敢賭?不過是碰碰嘴唇的活就博紫晶之魂。這盤口可是你占大便宜的!”
圍觀的眾人一陣哄堂大笑。莫天機這個條件真可說是徵信促狹之極。
以賭注公道而論,莫天機的要求半點也不過分,確實紀墨占了天大便宜,可是若紀墨真個輸了,那可真就難看了。眾所周知,莫天機對于紀墨可謂是恨鐵不成鋼,尤其對于紀墨那張油滑犯賤的破嘴。最是憤怒難抑。
莫天機曾經說過:若是紀墨能將他這張欠揍的嘴和這條欠拔掉的舌頭控制好,再將他那無賴的脾氣收斂收斂,紀墨的未來成絕對不會輸給當世任何一人。
尤其是這家伙沒大沒小,除了對楚陽之外,對其他所有人盡都是大大咧咧,莫天機最不喜別人跟自己油腔滑調。顛三倒四,但紀墨卻是一而再再而三……
眼前正好有這機會,干脆趁著這機會搞掉這家伙的臭毛病。
若是紀墨當真輸了賭局,以后一張嘴想要說話的時候,就必須先罵一句自己是傻鳥……那么,相信從今以后紀墨的話絕對會少很多,非到必須說話的時候才會開口,做到惜言如金絕非夢想。
紀墨被莫天機的話氣得滿臉通紅。什么也不顧了。大叫大嚷:“我還怕你不成?賭就賭!不過你若是輸了,就再多給我一塊紫晶之魂!”
嗯。反正自己是贏定了,只要贏了,誰還理會什么狗屁賭注,索xìng借這個機會,多要來一塊紫晶之魂給老婆提升修為也是好的。
“賭了!就這么說定了,天地見證,賴賭的人是傻鳥!”莫天機毫不猶豫地斷然應允。
“哦也!”紀墨興奮地翻了個跟頭:“老子今天是發了,今天大抵是老子的幸運rì,先是修為大進,還有如紫晶之魂這樣的好東西自己送上門,這就叫福無雙至今朝至,啥叫人品,這不就是人品了!”
莫天機含蓄的笑了笑,道:“恭喜你人品爆棚,大發利市。

廣告

千脆,一起都現身出來吧。讓冷氣維修老夫看看,當代九劫中入都是何等的英姿風采。”
一道溫文的聲音說道:“蕭老言重了,咱們貌似早已見過。”
正是莫夭機!

第八百二十六章 彼此為敵,不必客氣!
遠方,莫夭機帶著楚樂兒兩入飄飄而來。
冷氣維修
楚樂兒振奮的叫道:“大哥!”就一縱而來,緊緊地抱住了楚陽。想要將莫輕舞從自己大哥身上扯落下來,但卻最終未果,只好一起抱住,兩個小蘿莉粉妝玉琢,交相輝映,美不勝收。
“大哥!我想冷氣維修死你了!哼,你這小丫頭真正異想夭開,居然被你占了我大哥的便宜……”
前一句是跟楚陽說的,后一句卻是說莫輕舞。
莫輕舞現在前世記憶復蘇,哪里還會跟楚樂兒一般見識,只是溫柔地笑了笑。
“好象還缺一個,最后一入是誰?!”蕭晨雨冷冷道。
“怎么,我們這些入還冷氣維修不夠超度了你的?要不要試試o阿,我們可以跟你單打獨斗!當然是我們集體單挑你一個!”紀墨嘿嘿冷笑。
第五輕柔站在對面,眼神很有些復雜地看著楚陽,淡淡道:“楚兄,原來你就是當代九劫劍主!威震夭下的楚閻王,居然就是九劫劍主!當真是令我震驚莫名!”
第五輕柔之前早已經猜出來楚陽的真實身份,但卻始終沒有說出來。
楚陽心中自然有數,淡淡道:“第五兄,大家久違了。”
“還有一入!”蕭晨雨大怒道:“在哪里?出來o阿!”
還有一入。
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但是,在眾兄弟之中,就連莫夭機,都不知道除此之外的另外一個入是誰!
其實不光他們,就連是楚陽,都不清楚最后一個入到底是誰。
分明知道剩下的那個入,一定就在自己身邊,但,卻始終不知道究競是哪一個。
得到九劫劍第八截,才會昭示最后一入的身份。
在此之前,就連劍主都不知情。而這最后一入,在九劫劍主和九劫兄弟們來說,乃是其中至關緊要的一個入。
楚陽曾經想過:難道是蔚公子?又或者是談曇那小子?
但,卻實在是沒有把握,更不能確定。
九劫傳說,綿延十萬余年,歷代傳奇,數不勝數,各領風sāo,各有千秋,一言難道,但卻仍有蛛絲馬跡的脈絡可尋——九劫歷代都是九個入,此為定例之一,錯非九劫,何來歷代的九大家族?
定例之二,九劫劍主不入九劫之列,為九劫之主,卻非九劫之首。

剎那間的變化,沒有人能說得清楚。或者是升華或者是墮落……”
一邊,楚樂兒緩緩說道:“所以,這實在沒冷氣維修什么值得嘆息的;只有驕傲;因為他們畢竟沒有選擇茍且偷生貪生怕死……”
“這些人之中,我只對那些平常就很良善很正義的人保持尊重;因為他們值得我楚樂兒尊重,但是其他人……”
楚樂兒冷笑一聲,道:“先前我也有聽你冷氣維修們說過其中一些人平素的為人處事,其中有許多,并不是光明正大,更不是正人君子的行經……在臨死前十天,都悔悟了,所以值得感動。但……值得深思的是,為何非要在生死之前才悔悟?”
“為冷氣維修何要到全然沒有退路的時候,才會感到自己的愚蠢與失去?”
“短短十天的彌補,焉能彌補一生的傷害?”
“以前都早做什么去了?”
“若是這么說,那么我是不是可不可以認為,這一次若是沒有這樣的生冷氣維修死壓力,必死之境,那么這些人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悔悟,直到死也未必會悔悟?”
楚樂兒清冷的聲音在高空回蕩,所有人,包括莫天機在內都怔住了。
是的,楚樂兒的話很無情,很冷酷,甚至是很冷血的,冰涼刺心。
但,卻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最尖銳的核心問題。
在這個人心最容易柔軟和受感動的時候,楚樂兒卻保持了高度的清醒,縱然她的身份是局外人,卻也是極為難得的。
雖然這份清醒,冷靜、冷酷,近乎冷血,近乎殘忍。
但這份殘忍,在這個世上,卻難得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能夠想得到。
楚樂兒幼年坎坷,病痛纏身,每一夜都如同百次跨越生死之門,這也造成了楚樂兒獨特的xìng格:最為珍視的,就是現在擁有的!
不能現在就掌握在手里的,哪怕再好,楚樂兒也不會動心!不會重視!
楚樂兒淡淡道:“死后萬般殊榮,不如活著一點孝心。”
莫天機道:“樂兒這話有些偏激了,能在最后時刻悔悟,也是良心發現。”
楚樂兒冷冷道:“是么?我對于這種生死之際才悔悟的行為,卻格外的看不慣;反而覺得:這些人悔悟了以后死,倒不如惡貫滿盈的去。惡貫滿盈的去,家人還不是多么難受,因為他本就是死有余辜,所以也就嘆息幾聲也就罷了;偏偏惡了一輩子,卻在死前悔悟,給家人留下了永久的傷心。”
“所以我絕不贊同!”楚樂兒俏眉冰冷,道:“若是我,我寧可更壞的去死,也不讓家人在我死后傷心!”
莫天機頓時大出意料之外。

. .
這幾天里,不斷地在存稿。
目前已經有存稿五章。
28號、29號兩天的更新可以保證。
徵信 都設定了自動更新,在下午。第一更是下午十七點,第二更是下午十八點。
30號的更新在下午十七點第一更。然后這兩天里,我會盡力的寫,爭取30號還是兩更。
七月一號我就已經回到家了,到時候更新肯定會有,但也許不會像這三天這樣的準時,畢竟回來也不知道啥徵信時候了……
回來后會在極短的時間里,結束九重天大陸的情節,進軍九重天闕。
臨行在即,厚著臉皮跟大家說徵信一句:給幾張月票壯壯行sè吧。
嗯,不給也不要緊,別罵我就行。
以上。
謝謝你們!
……
(未完待續。)

第七部 第九百七十九章 送死之戰
“原來,chūn波一直都是知道的,我原本也曾經知道,只可惜,我徵信后來忘了!忘得一干二凈,萬幸的是,我現在又想起來了,雖然想起來得晚了許多,但終究是想起來了!”
“若有來生,這樣愚蠢的錯誤決不能再犯。”
“諸位老兄老弟,若是還有誰能活著見到咱們的父輩……替我磕個頭,也替chūn波磕個頭!如此蕭晨雨可減去一樁憾事!”蕭晨雨一聲大喝:“兒郎們!跟著我,死戰去!”
“死戰去!”
“殺!”
“報仇!”
“殺一個就夠本了,多殺一個就有賺……”
“哈哈,這可是執法者,平常連看都不敢看的執法者來著,沒想到今rì老子居然有機會親手宰殺幾個!一定要多宰幾個啊!”
……
一陣陣或者狂笑,或者悲愴,或者悲壯的叫聲中,十幾萬江湖漢子跟在蕭晨雨身后,如同一只巨大的利箭,沖向了迎面而來的執法者隊伍!
“殺!”
雙方同時一聲震天狂吼,整片天地同時為之震顫,然后,彼此雙方就如同兩顆流星悍然相撞,轟然碰撞在了一起。
這還只是第一波,就沖擊出來了漫天的血肉!
“此際大戰已經開始了。我們也去看看?”雖然是商量的口吻,但第五輕柔已經在客棧中站了起來。
為楚陽等人護法雖然重要,但這場大戰第五輕柔也不想錯過,更不能錯過,若是少了第五輕柔的坐鎮,只怕世家聯軍這邊會更早崩潰。

前方某些地方,依然有紫光陸續升騰,不斷的沖起,消失。
第五輕柔看著前方,臉上盡是一片沉重。
“真是太大手筆了,之前是一億紫晶,這回對方最少又撒了十幾億之數冷氣維修的紫晶!”蕭晨雨喃喃道:“難道又是布陣?想要與我們同歸于盡?若當真如此,只怕威勢還要更勝前次……”
先前一爆,威冷氣維修勢空前,即便是這位九品巔峰至尊心下也覺膽寒。
如今看到遠遠超過先前聲勢的紫晶灑落,心冷氣維修中有些打鼓也并不出奇。十幾億之數的紫晶,這個數字就算是八大世家任何一家都拿不出來,除非是聯手清倉,也就只是勉強拿得出來而已。
這個數字若是單純以計算論,堆積一百位九品至尊也足夠了,卻不知道厲家出于何種心理積蓄了如此之多的紫晶……
“在同等級的智者交鋒之中,相同的伎倆不會生效第二次,這個道理,我明白,相信莫天機也明白。”
第五輕柔說道:“冷氣維修這些個紫晶的作用,的確是用來布陣的,卻不是為了同歸于盡。而是為了穩定地勢,讓這一片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不會被輕易撼動,在這陣勢真正完成之后,就算九品至尊,全力施為,也難以挪動這山上的一塊任何石頭!”
“什么?!你的意思是……”夜逍遙大惑不解:“耗費這十幾億的紫晶,只是單純為了穩定群山的架構不被破壞?這叫什么事,這不是……”
夜逍遙的話沒說完,但眾人都明白他沒說出來的后半句話。
這簡直就是超級敗家子的行經!
十幾億紫晶啊,說扔就這么扔了。唯一的作用只是讓群山不被破壞……
這簡直就是讓人無語之極的做法。
扔進水里還能聽個響呢,扔在這里能干嗎?
“諸位前輩,你們若是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第五輕柔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憚:“我之前提到過,這里乃是莫天機選擇的主戰場!也是敵我雙方最終的決戰場所!這里山連山,山套山,山遮山;地勢可謂復雜之極!正是這樣的特殊地理環境,才讓莫天機選擇了這里。”
“而這片紫晶的灑落,也正證實了這一點!”
“厲家久居西北多年,這里乃是他們最根本的大本營,相信厲家之人就算是閉著眼睛走路,都不會在這片山脈中出錯。

冷冷喝道:“那怪物,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出言不遜,非要找我們聯軍同盟的麻煩,老夫就成全你!”
蕭晨雨冷氣維修話音猶在天際回蕩,身子已是悠然凌空,右手一伸,空中剎時間出現萬千掌影,隨即,千千萬萬手掌的影子突兀凝合,形成一只巨大手掌,向著蔚公子凌空抓去!
這一掌,單論威力倒也不如何出眾冷氣維修,也就維持在九品至尊中級威力而已,但攻擊范圍卻是足足籠罩了四五十丈的方圓,蕭晨雨這一擊可說已經盡了全力,但其根本目的卻是抓捕,而非擊殺。因為他也有顧慮,若是一下子將之打死了,靈氣不免大量流失,甚至打殘打傷,也會為自己將來的提升形冷氣維修成缺憾。
蔚公子一看來勢,瞬時已經感覺到了不妙。
眼前這老頭兒居然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自己雖然已經晉升為九品至尊,但論到修為卻只怕仍不冷氣維修及此老許多。
當下不敢怠慢,長身而起,兩手在空中揮舞出一個纏繞,喝道:“萬里冰封千年雪,我來此地百huā開!”
話音未落一陣綠意憑空出現,更升騰而起,雪地上突兀地出現了一層綠sè藤蔓,迅速纏繞而起,彈指間蛻變成一頭綠sè巨龍也似,威勢迅猛地迎上了蕭晨雨所化的大手!
綠sè藤蔓一路沖鋒,huā骨朵竟漸次綻放,隨即盛開怒放!所有huā瓣如同疾風暴雨,同一時間脫離枝頭,向著蕭晨雨面門〖激〗shè!
“呔!”蕭晨雨大喝一聲,招隨心轉,那大手猛地變向,合攏。
雙方攻勢接實,氣勁感應之間,蕭晨雨清晰地感覺到,竟真的是huā草枝葉在與自己對撼。
與此同時,蔚公子頎長的身子鬼魅一閃,已經到了蕭晨雨的面前,拳掌若旋風,大范圍無差別攻擊,擊打而來!
蕭晨雨心中雖微感詫異,應變卻仍迅速,身子一旋,左手連消帶打“砰”的擊出,一股秋涼蕭瑟的味道空中彌散,瞬間籠罩四周千丈方圓。
此招正是蕭家秘傳絕招之——蕭蕭秋風!
蕭晨雨的氣場此際已經全面展開,更已打定主意,絕不會讓這個jīng怪從自己掌心中逃脫。
蔚公子臉上突然顯出憤怒之sè,大喝一聲:“蕭蕭秋風!你是蕭家的人!”
……
該到的都到了……我從昨天到現在狂讀傲世九重天,看這一戰的所有伏筆……若還有遺漏,大家在評區提醒我一下。時間還來得及。

. .
大家都沒有攔阻。也徵信沒有想到攔阻。
“為什么他已經知道了真相,卻還是不肯回頭?”紀墨有些憤怒的說道:“既然明知道自己錯了,也了解到當年的事情乃是一件誤會,為什么還不回頭?難道私yù真的就那么重要嗎?”
徵信 “當年的兄弟難道就不想念他么?他不回頭,讓他的兄弟們情何以堪!”
“回頭?他怎么回頭?還能怎么回頭?”顧獨行冷冷道:“執法者,曾經執法天下、名動九重天的各路英雄,有一個算幾個,基本都已經毀在了他的手里;他已經完完全全的毀掉了執法者的根基,整個九重天大陸,將因為他的這一次作為陷入恒久的亂世之中。”
徵信 “執法者這些年來因為法尊的關系,雖然已經有些腐壞了,但失去了執法者的制約,這片大陸將比原來混亂一萬倍,甚至更多。” . .
“縱然他現在悔悟回頭,也已經無濟于事。他所造成的影響,已經形成定局,徵信甚至就算他臨陣反轉,也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反而可能遺禍更大更深遠。”
顧獨行深深嘆氣:“事實上,如法尊這樣的一世豪雄、絕代智者,自有他的想法。他如今執迷不悔下去,或者才是真正的悔悟。若是他于此時此刻幡然悔悟,弄個以死謝罪什么的……那么這整片天下,才是真的完了呢……”
“你到底在說什么呢?我怎么就沒聽明白呢?不管了。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吧?”羅克敵完全的不解了:“以后還需要殊死搏斗么?”
楚陽嗆咳著說道:“當然。法尊剛才說得很明白。他知道錯了是一回事,但他已經無法回頭,所以戰斗還是要繼續下去。若是他能殺我們,絕不會手下留情,反過來也是一樣!所以前路依然崎嶇,滿路血腥依舊,大家仍需努力!”
紀墨和羅克敵等人還是有些似懂非懂的樣子。
但相同的是。對于法尊這樣的一世英雄,曾經的九劫傳說之一,落到今時今rì的這般局面,卻是人人心中都在感嘆,唏噓不已。
“幸虧是法尊遭遇到這樣的事。若是我,恐怕此刻唯一的選擇。就是讓自己趕緊的形神俱滅,一死了之了……”謝丹瓊慶幸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