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你心中有太多的

“你心中徵信有太多的疑惑,有太多的不解,還有太多的憤怒和無奈。”雪淚寒輕聲道:“今日我來到這里,或者說……我這一次來到九重天大陸,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你解開你心中的迷惑……”
楚陽自嘲的笑了笑,道:“原來我是這般重要的?我自己卻不知道。”
雪淚寒溫暖地笑起來:“我并未將你當成工具;而是當成徵信朋友。”
“朋友?呵呵……”楚陽嘿然一笑,默然不語。
但,端著酒杯的手卻突然鼓出了徵信青筋。
“你心里不舒服,你最大的不舒服,便是認為,你這前世今生,是我一手操縱的;等于是我戲耍了你,造成了你前生的悲劇,卻在今世讓你彌補,你感覺你自己就像是一顆被安排好的棋徵信子,別人想讓你怎樣,你便怎樣,完全沒有自主之力……”
雪淚寒沉沉道:“為此,甚至你對九劫劍,也有懷疑。”
“認為九劫劍,也是一個圈套!”
他沉聲道:“我沒有說錯你吧。”
楚陽沉默了片刻,道:“其實,以你的通天徹地修為,無需向我解釋什么。你知道,我縱然不舒服,縱然不甘心,但今生的一切,我也舍不得毀掉,還是要走那條路的。”
他緩緩抬頭,目光中鋒銳四射,一字一句的道:“你安排好的那條路!”
雪淚寒搖頭苦笑,輕聲道:“以我的修為,可以輕易折疊九重天,揮手之間,方圓數億里所有位面就能一干二凈!我的確用不著跟你解釋,但是……正因為用不著,我向你解釋的事情,才是真的。”
楚陽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良久良久之后,他才長長的、長長的、長長的……吐出來一口氣,輕輕的說道:“多謝。”
這一口氣,似乎將自己所有的憋屈郁悶,都統統的吐了出來。
雪淚寒很凝重的聽著這兩個字,然后用嚴肅鄭重的口氣,一字一字道:“不謝!”
楚陽感覺渾身一陣輕松,思想似乎也靈活了起來,干脆一把搶過了酒壺,道:“你說你的,我洗耳恭聽就是。”
看著楚陽根本就是一點也不尊敬的動作,雪淚寒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笑意。緩緩道:“事情,說來話長,要從……,十二萬年前……,說起。”
“十二萬年!”楚陽嗆了一口。連聲咳嗽,道:“你繼續說,不用理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