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練功,也不喝酒,什么都不做,只是很溫柔很不舍的看著、陪伴著自己的家人,陪他們做那些自己以前不屑一顧的瑣碎小事,聊那些冷氣維修家長里短。
平常即使是再暴躁的脾氣,在這段rì子里卻是從來沒有的安靜。
厲宏,他冷氣維修的妻子本是厲家敵對勢力首腦的女兒,是他殺光了妻子全家,卻又因為貪圖妻子美sè,將之搶回來強娶為妻;這一生夫妻二人幾乎就是在冷戰中渡過的……
但在這十天里,厲宏就是這么安靜地陪伴著自己的妻子,溫柔微笑;每天cāo著笨拙的廚藝為全家做飯,有人抱怨難吃也是呵呵輕笑,每天晚上,竟很細致很溫柔的為妻子洗腳……
只是,他仍舊沒有說一句抱歉的話,當年冷氣維修的事,不是一句抱歉就能了結的,他只是表現出他的最后心意……
厲青云,這位厲家旁系子弟,由于自冷氣維修身資質不好,修為成就自然不高,平常的他會時不時的抱怨家族不給自己資源,可說是厲氏家族最大的刺頭,最難纏的滾刀肉;連厲無波等人看到他都會感覺頭疼。
但在這十天里,這個刺兒頭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卻是磕頭。
向歷代祖先,磕頭。
我姓厲!
厲成功,今年只有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如今已臻圣級四品之境,一向自我感覺自己是天才,不世出的天才,平常的xìng子自然是飛揚跋扈,目無余子,在家族內猶是橫行霸道,欺負過不少的人。
但在這十天里,卻是逢人便笑臉相迎,態度幾乎低到了卑微的程度,誠摯地請求別人的原諒。只要對方說一句:沒事了,又或者是‘我原諒你了’,頓時就會滿面chūn風。
身死之前,債務要全消。
厲安;向來最是桀驁不馴,因為他的父親管教他,曾與自己父親大打出手,最終更將自己父親的胳膊都打斷了……但在這十天里,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為自己的老父親按摩,按摩斷臂,按摩全身。
晨昏定省,早晚請安,下午便攙扶著父親出去散散步,慢慢地在路上走,老父親老了,鼻涕流淌,經常一歪頭就抹在他身上,他輕輕的笑,用自己潔白的衣袍為父親擦拭……
甚至,他還低下頭,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用自己的舌頭嘗了嘗老父親的鼻涕,那一刻,眼中就汪滿了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