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的變化,沒有人能說得清楚。或者是升華或者是墮落……”
一邊,楚樂兒緩緩說道:“所以,這實在沒冷氣維修什么值得嘆息的;只有驕傲;因為他們畢竟沒有選擇茍且偷生貪生怕死……”
“這些人之中,我只對那些平常就很良善很正義的人保持尊重;因為他們值得我楚樂兒尊重,但是其他人……”
楚樂兒冷笑一聲,道:“先前我也有聽你冷氣維修們說過其中一些人平素的為人處事,其中有許多,并不是光明正大,更不是正人君子的行經……在臨死前十天,都悔悟了,所以值得感動。但……值得深思的是,為何非要在生死之前才悔悟?”
“為冷氣維修何要到全然沒有退路的時候,才會感到自己的愚蠢與失去?”
“短短十天的彌補,焉能彌補一生的傷害?”
“以前都早做什么去了?”
“若是這么說,那么我是不是可不可以認為,這一次若是沒有這樣的生冷氣維修死壓力,必死之境,那么這些人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悔悟,直到死也未必會悔悟?”
楚樂兒清冷的聲音在高空回蕩,所有人,包括莫天機在內都怔住了。
是的,楚樂兒的話很無情,很冷酷,甚至是很冷血的,冰涼刺心。
但,卻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最尖銳的核心問題。
在這個人心最容易柔軟和受感動的時候,楚樂兒卻保持了高度的清醒,縱然她的身份是局外人,卻也是極為難得的。
雖然這份清醒,冷靜、冷酷,近乎冷血,近乎殘忍。
但這份殘忍,在這個世上,卻難得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能夠想得到。
楚樂兒幼年坎坷,病痛纏身,每一夜都如同百次跨越生死之門,這也造成了楚樂兒獨特的xìng格:最為珍視的,就是現在擁有的!
不能現在就掌握在手里的,哪怕再好,楚樂兒也不會動心!不會重視!
楚樂兒淡淡道:“死后萬般殊榮,不如活著一點孝心。”
莫天機道:“樂兒這話有些偏激了,能在最后時刻悔悟,也是良心發現。”
楚樂兒冷冷道:“是么?我對于這種生死之際才悔悟的行為,卻格外的看不慣;反而覺得:這些人悔悟了以后死,倒不如惡貫滿盈的去。惡貫滿盈的去,家人還不是多么難受,因為他本就是死有余辜,所以也就嘆息幾聲也就罷了;偏偏惡了一輩子,卻在死前悔悟,給家人留下了永久的傷心。”
“所以我絕不贊同!”楚樂兒俏眉冰冷,道:“若是我,我寧可更壞的去死,也不讓家人在我死后傷心!”
莫天機頓時大出意料之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