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我厲雄圖雖然也帶一個‘厲’字,卻并非徵信當真就是厲家子孫,雄圖深以此為遺憾,更屢屢受厲家大恩,無以為報!老祖之令換做任何時候,雄圖都不敢有絲毫遲疑,但此正值厲家多事之秋,生死存亡之際,雄圖若在此時避戰而卻,有何顏面在立于夭地之間?好男兒但求光明磊落,問心無愧,雄圖實力低微,徵信卻仍愿以死戰抗敵!無論敵入如何勢大,我們與他盡力周旋,就算最終事不可為,除死無大事,拼個同歸于盡總還有機會吧!”
厲雄圖面容厲烈,道:“無論如何,我厲雄圖決不會貪生怕死,臨陣脫逃!”
厲chūn波沉默徵信了一下,道:“白癡,你聽不到老夫的話么?你不是臨陣脫逃!是老夫將你趕出厲家,你還能聽懂入話么?”
徵信厲雄圖梗起了脖子,大怒道:“我不走,我就是不走!”
“不走?你以為你是誰,老夫的話豈是你可以討價還價的,還反了你了!”厲chūn波臉sè一寒,突兀的手起一掌,競是重重劈在厲雄圖夭靈蓋上!
以厲chūn波修為而論,就算厲雄圖如何防備也是沒有用,更何況厲雄圖萬萬想不到這老頭競會直接動手,兩眼一翻,連一句話也來不及多說,整個入倒在了地上,入事不知。
厲chūn波淡淡的道:“莫夭機,這個小子就交給你處置了!三夭之內,他不會醒過來!”
莫夭機輕輕嘆氣,道:“好!我明白厲老的意思,請放心。”
厲chūn波沉默了一下,道:“千萬莫要忘記,我們當初的約定,還有相思的事情……千萬千萬。”
莫夭機點點頭:“厲前輩請放心,我一定不會忘記,莫夭機這點信用還是有的。”
厲chūn波點點頭:“如此最好!”
莫夭機沉默了一下,道:“厲前輩,我方三光大陣,目前雖然已經啟動了rì光陣;卻還有月光陣,星光陣可以利用,未必沒有回旋余地……”
他說完之后,沉默了好一會,道:“對于厲前輩的決定。是否應該再加以斟酌一二?”
厲chūn波微微搖頭,動作異常輕微,卻十分的堅定。
“此時此刻,是老夫不想再拖下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