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劍意真的很奇怪,讓我感覺到徵信寂寥,孤獨,寂寞……”段天松微笑著看著顧獨行:“尤其在中劍之后,更加感覺到人生悲涼,寂寞如雪。”
他由衷地感嘆道:“好劍法!九劫傳說,固然名不虛傳;九劫兄弟天下無敵,今rì終于親身領教了。”. .
他滿口的夸贊著,非但徵信沒有生氣和憤怒,反而充滿了某種欣慰。
顧獨行沉默了一下,道:“你沒有用出來真正的全力,尤其是最后一拼。”
段天松搖頭:“不是不想,而是真正用不出徵信了。天魔之氣,固然可以提升武技威力;但我畢竟接觸得太少;還沒有完全融會貫通到自身萬年的習慣里……所以,剛才絕不是我手下留情,實際上,剛才就算我想要手下留情,我也是做不到。”
他苦笑一聲:“因為我那時候……還是身不由主!”
“那現在又是為何徵信?”顧獨行有些訝異的問道,訝異于敵人的變化,怎地仿佛完全解除魔化了一般。
“因為我已經死了。”段天松從容微笑:“人生除死無大事!我段天松今rì才終于明白了這一句話的真諦……勘破了生死,還怕什么天魔?所以現在他已經控制不了我,我終于又是我了,不再是天魔傀儡。”. .
他出神的看著遠方董無傷與祖河流的交戰,自嘲的笑道:“以前總是口口聲聲的說,死不可怕,但真正活著的人,卻根本沒有人能夠看破這個死字,自古艱難唯一死,原來,死終究是這么難的。”
他定定的看著顧獨行,道:“顧獨行,你的劍道已經登堂入室。將入登峰造極之境……已經走得比我更遠了。臨去之時,我也沒什么告訴你的,因為你已經超出了我……不過,我仍要告訴你一句話,關于武學的一句話。也是我身死之后的唯一感悟。”顧獨行慎重的說道:“請指教。”
沉默了一下,段天松終于一字字慢慢的道:“生、與、死!”
“生死戰場……是你的最佳去處。看破了‘死’,你的劍道應該能小成;然后你再看破‘生’。就能大成了吧……道理人人會講,卻是難能作到,我始終也無能看破,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看破‘死’,直到死也未能看破……因為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