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他斟酌一冷氣維修個布局,良久沒有成型,數夜未眠,憔悴至極,也陷入了如此的神游狀態,兄弟兩人好心好意的送上一碗參茶,讓他休息一會什么,卻引來了一陣雷霆霹靂一般的痛罵,說打擾他思考了,明明快要有冷氣維修頭緒的事情給兩人攪和了。
好心被當做驢肝肺,傲邪云與芮不通險些就氣破了肚皮。
從此后,兩人對某人的神游狀態再不過問,累死了活該!
頂多就是定時送點參茶、燕窩等滋補品什么的,擺在那里就走,愛吃不吃!
眾人喝酒喝到一半,厲雄圖也加入了,卻嫌杯子太小,難得痛快,干脆直接抱著一個幾乎半人高的酒壇子冷氣維修,與傲邪云芮不通拼酒。
這種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快意姿態,讓傲邪云與芮不通剎那間震驚了。
不是沒有抱著酒壇冷氣維修子喝過酒,而是真的沒有抱著這么大的酒壇子喝過酒!
此刻的厲雄圖倍顯豪情飛揚,壯志凌云,刺激得傲邪云和芮不通又熱血沸騰,那里肯示弱,紅著眼睛就沖了上去,非要將這貨干趴下不可!
芮不通干脆提議,既然要大口喝酒,得封了彼此的修為再喝,憑著修為撐著那算什么酒量,今天一定要喝出個一二三來。
這一提議,獲得了大家的一致贊同。
于是連萬人杰兄弟三人一起,這六個人齊齊在剎那間都將自己的丹田封閉了,六個人吆五喝六,胡吃海喝。
楚樂兒這一覺睡得極其香甜,秀眸再度睜開時,已經是午夜時分。
只聽見外面鼾聲如雷似鼓,偶然還有些許囈語傳來,才剛剛打開門,就被迎面而來的酒氣沖得幾乎一個跟頭,待捂住鼻子定睛望去。
卻見外面臺階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六個大男人,大多數都是熟人。
其中五個是傲邪云,芮不通,萬人杰,成獨影,包不還,至于最后一個身材高大的黑炭頭卻不認得。
六個大男人盡都躺在地上,每個人的身子都呈現出一種相當怪異的姿勢,有的扭曲著,蜷縮著,其中最怪異的卻是那個陌生的黑炭頭,兩只腳高高地放在六級臺階上,腦袋卻在臺階下面的雪地里,已經被雪花埋住了大半個腦袋。
隨著不斷的喘氣,呼吸,再喘氣、再呼吸,嘴里面不時的咕嘟一聲就冒出一些酒液來,腦袋周圍已經一片亮晶晶,冒出來的酒液早已經因寒冷而結了冰,將半個腦袋都凍在了雪地里。偏偏還能鼾聲如雷的睡覺,這本事的確令人驚訝了。
至于其他五人姿態也差相仿佛。反正千奇百怪,各有千秋吧。
對此楚樂兒真正有些嘆為觀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