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好玩的冷氣維修事情?不打斷你徒弟的興致?
這這這……這話真是太厲害了!能夠說出這句話來的人,也實在是太奇葩了……
我們這是雙方生死之戰啊。
你們來玩?
你徒弟在玩我們這邊數萬人的xìng命,你居然還要求我們陪著她玩?不能傷害她?
我真是次奧!
蕭晨雨苦著臉,道:“我們自然是不敢冒犯令徒;但若是令徒先對我們冷氣維修的人出手……這個……”
舞絕城頓時大怒:“我哪里管得了那許多?她對誰出手,那是她的zì yóu!我還冷氣維修能限制我徒弟的zì yóu不成?但別人對她出手,便是對我舞絕城的挑釁!我決不饒恕!”
蕭晨雨與各位家族的高階至尊幾乎暈了過去。
這話是怎么說的?
這世上還能有比這句話更冷氣維修加的冠冕堂皇的無恥、更加的強詞奪理不要臉的么?
知道您護犢子,可是也不能這么個護犢子法呀。真成了九重天的護犢子典范了……
只準您徒弟對別人出手,那居然還是她的……‘zì yóu’?!這份‘zì yóu’還真是讓人無話可說到家了。
而別人反擊,居然就是對您的挑釁?那您徒弟要是殺過來,莫非我們便只有挺著脖子等著?
要是您徒弟居然還嫌臟,那我們是不是要先洗干凈脖子再來挨宰?
一時間怨氣沖天!
一人忍不住道:“舞前輩,這……這未免有些……有些不大講道理……”
舞絕城白眼一翻,怪笑道:“道理?難道你聽說過……我舞絕城什么時候講過道理?”
突然踏前一步,微笑道:“什么是道理?來來來,你給老夫解釋解釋……”
那人嚇得連連后退,連聲道:“是是是……舞前輩的話,就是道理……”
眾人心中一陣憋屈。
一時間橫刀抹脖子的心都有了。
舞絕城將他們的反應都看在眼中,冷冷一笑:“這話說的不錯,老子在這天地間,就是道理!我再重申一次,你們的戰斗,我是不會參與的!這種世俗戰陣對我而言確實全無意義。不過,若是我的徒弟因此受傷,那么,不管是傷在哪個家族的手里……那個家族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眾人心中怒罵連連:他娘的,你都這么站出來拉偏手了,居然還有臉說你不參與……不參與,你出現在這里做什么?難道是來搞他么的行為藝術……
別管心里罵得多難聽,仍舊沒有人敢吱一小聲,這當口,基本就是誰吱聲誰倒霉!
大家都聽得出來,舞絕城有些生氣了,兩眼也有些不懷好意,似乎在尋找一個立威的對象?
誰愿意出頭去當這個儆猴的雞?
腦袋被驢踢了也不會出去滴!
只聽舞絕城微笑道:“蕭晨雨,你說我能做得到么?”
蕭晨雨臉sè紫漲,呼呼的喘了兩口氣,強忍著怒氣道:“前輩神威蓋世,當世一人,覆滅區區一個家族,自然是易如反掌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