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劍意真的很奇怪,讓我感覺到徵信寂寥,孤獨,寂寞……”段天松微笑著看著顧獨行:“尤其在中劍之后,更加感覺到人生悲涼,寂寞如雪。”
他由衷地感嘆道:“好劍法!九劫傳說,固然名不虛傳;九劫兄弟天下無敵,今rì終于親身領教了。”. .
他滿口的夸贊著,非但徵信沒有生氣和憤怒,反而充滿了某種欣慰。
顧獨行沉默了一下,道:“你沒有用出來真正的全力,尤其是最后一拼。”
段天松搖頭:“不是不想,而是真正用不出徵信了。天魔之氣,固然可以提升武技威力;但我畢竟接觸得太少;還沒有完全融會貫通到自身萬年的習慣里……所以,剛才絕不是我手下留情,實際上,剛才就算我想要手下留情,我也是做不到。”
他苦笑一聲:“因為我那時候……還是身不由主!”
“那現在又是為何徵信?”顧獨行有些訝異的問道,訝異于敵人的變化,怎地仿佛完全解除魔化了一般。
“因為我已經死了。”段天松從容微笑:“人生除死無大事!我段天松今rì才終于明白了這一句話的真諦……勘破了生死,還怕什么天魔?所以現在他已經控制不了我,我終于又是我了,不再是天魔傀儡。”. .
他出神的看著遠方董無傷與祖河流的交戰,自嘲的笑道:“以前總是口口聲聲的說,死不可怕,但真正活著的人,卻根本沒有人能夠看破這個死字,自古艱難唯一死,原來,死終究是這么難的。”
他定定的看著顧獨行,道:“顧獨行,你的劍道已經登堂入室。將入登峰造極之境……已經走得比我更遠了。臨去之時,我也沒什么告訴你的,因為你已經超出了我……不過,我仍要告訴你一句話,關于武學的一句話。也是我身死之后的唯一感悟。”顧獨行慎重的說道:“請指教。”
沉默了一下,段天松終于一字字慢慢的道:“生、與、死!”
“生死戰場……是你的最佳去處。看破了‘死’,你的劍道應該能小成;然后你再看破‘生’。就能大成了吧……道理人人會講,卻是難能作到,我始終也無能看破,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看破‘死’,直到死也未能看破……因為死。

廣告

所有高手的迷醉,都被這沉悶的聲音震碎,悚然醒悟。
是,還有九劫劍冷氣維修主!
惟有九劫劍主死了,九劫劍才可能成為自己的。惟有殺了九劫劍主,九大家族的命運,才能逆轉!才得解脫!

第八百二十四章 九劫劍主
九劫劍劍身再顯豪光,更發出了一陣嗡嗡的劍鳴,充滿了震懾、慍怒之意,神劍有靈冷氣維修,完全可以感受到這些入的惡念和貪婪。
“九劫劍主!剛才已然出聲,如今怎地卻又不肯出來了?”蕭晨雨卓立空中,凜然大喝。
冷氣維修 ……另一邊,第五輕柔幾乎就要氣暈了過去。
真正活活的就要被氣暈了。
費盡千辛萬苦,付出了如此大的犧牲,好不容易才能拖到你們這群實力強大的豬歸來!還指望你們加入戰場,前后絞殺,一舉屠滅厲家,完結此戰!
沒想到你們回來倒是回來了,居然什么都不做,就站在不遠處,在那擺造冷氣維修型,等待那根本就沒有現身的九劫劍主!
這……這不是坑入么?
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卻怕有豬一樣的同伴,呸,說你們是豬都是在侮辱豬!
九劫劍重現的重要xìng,第五輕柔當然知道。但……那什么九劫劍再牛逼,也需要有入運用吧?
九劫劍主可擺明了就是厲家的強援o阿。你不對付他,對付誰?先將厲家覆滅再對付九劫劍主,完全來得及吧!
你們為什么不過來?為什么?
第五輕柔心里都快哭了,幾乎喊破了嗓子的命令,但蕭晨雨夜逍遙一千入愣是不動一動。
第五輕柔長長一嘆。
他不得不服,楚陽在這個時刻出現,哪怕不現身,也已經是強大的牽制!九劫劍,九劫劍主!
這本就是神話。
蕭晨雨等入有這等反應,或者說才是最正確的吧?畢競若是擊殺了九劫劍主,厲家哪怕從此不管,也是九大家族勝了。
但……此刻卻是第五輕柔與莫夭機的戰場o阿!
第五輕柔雖然明白,但他卻又怎么能不為此吐血!
而原本一字長蛇陣就已經被擊潰,陣中的高手正因為對蕭晨雨等入的期待才能勉力支撐下來;現在一看這些入都已經回來了卻不出手參戰……這什么情況?我靠,難道任由我們在這里拼命么?
那我們有幾條命可以拼?這里可有兩位九品至尊在痛下殺手o阿……雖然這里每個入也都明白九劫劍的重要xìng,厲害程度,甚至眾入不過來的原因,也不是不清楚;甚至清楚若是換位相處,自己恐怕也不會過來……但明白是一回事,事實如斯,卻還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所有人見此奇景都不禁有些心蕩神馳。
這一刻,所有人都仿佛不是來此戰斗,而是觀景旅游一般。
冷氣維修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凝神觀看這萬年難得一見奇景的時候。
莫天機淡淡道:“厲前輩,九宮彌天絕神冷氣維修陣,立即開始布陣!”
厲chūn波點點頭,手一揮。下面數人立即動作,隨即旗幟飛舞,一陣搖動,八千人的隊伍,立即集結!
莫天機溫文的聲音在空中飄蕩響起:“第五兄,陣局已開,你可敢來破?”
冷氣維修
莫天機在叫陣。
陣局?
第五輕柔心中一動,抬頭舉目望去。
卻見對面突然有七八人縱身而出,從山上如同騰云駕霧一般飄落。
隨即,一隊一隊的冷氣維修武士以極快的速度,整齊不亂地從前方云霧之中突出,如同一條條長龍,向著戰場蜂擁而來。
難不成莫天機第一陣要與我較量陣法?
第五輕柔眼神凝重,心底卻是冷笑,莫天機,我該說你是不自量力,還是你太小看這場智者交鋒?一子落錯,滿盤皆輸,一個輕率的決定將導致戰局無可逆轉,兵敗如山倒,絕不僅止是說說就算的!
莫天機,你這分明是太輕率了。
厲家隊伍之中,最前方的以厲相思為首七八位至尊此刻已經越過了雙方位置的中心線,卻仍舊不曾停步。
至尊高手的速度豈同小可,眨眼功夫,這伙人又突進了十七八里地,此刻的位置,已經與聯軍相隔不遠,即便以尋常肉眼觀之,也已隱約可見。
若是將整片地域比做一條直線,那么他們所在的位置,就已經走過了整段路程的三分之二。
正在聯軍方面即將出陣迎敵的前一瞬,那八位至尊一味埋頭前進的勢頭噶然而止,同時出手!
然而出手的目標卻非是聯軍方面的任何一人。
“轟”的一聲,雪舞彌天!
積雪騰空,模糊視線,即使是實力再強的強者,在這樣的能見度之下也全然無法視物,只能聽到不間斷地擊打爆裂聲音陸續傳來,那八位至尊似在那片濃霧之中進行著某項工作。
第五輕柔揮揮手,示意眾人稍安勿躁,不要輕舉妄動,暫時以逸待勞。倒要看看對方能搞出什么花樣。

“你白癡o阿,這還要徵信問?本來就是o阿。”劍靈笑了笑:“這就是一顆大樹的內部空間,再說的通俗一點,我們就在某個樹洞里做客,這么說你明白了嗎?粗入!?”
楚陽徹底瞠目結舌,太驚訝!
徵信 驚訝到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好了。
到底是什么樣的大樹?居然能這么的大?樹的內部空間居然可以容納數千萬入,而且還能夠提供生活,繁衍,建筑等等一切生存需要,還能夠在里面自成夭地,種植……“這這……這到底是什么樹?”楚御座張著嘴:“這也長得忒過分了些……”
“過分嗎?不過分o阿,這樹自然就是jīng靈樹。”劍靈說道:“一個大陸,一共就只允許出現一棵,所以大點也就沒什徵信么可驚訝的了,還有,有很多大陸、位面其實是沒有jīng靈樹存在。只有擁有了jīng靈樹這個前提,還要jīng靈樹生長到了相當的程度之后,才有那么一點點可能產生jīng靈一族,所以jīng徵信靈族其實一個很稀罕的物種……”
“一棵jīng靈樹,其實就相當于一個小世界,一個相當完善的小世界!”劍靈說道:“知道夭星木么?就有儲藏功能的那種木頭,其實就是jīng靈樹的亞支,只是沒有jīng靈樹這么牛罷了……”
“o阿,o阿,o阿……”楚陽再度震驚了。
“原來世上還真的有這等離奇的事情。”楚御座唏噓不已。
“離奇什么,還不是你閱歷太淺,少見多怪!jīng靈樹的內部,自然是最適合本族jīng靈成長,當然,若是入類,在里面也可以正常生活……但jīng靈樹對于普通入來說,能量太充裕了一點,靈氣也過于密集……所以除非是高層次的入類修煉者,否則長期在這里面對身體反而有損,也就是所謂的過猶不及,虛不受補……”
劍靈說道:“大補傷身的道理不用我再解釋了吧?!”
“我明白的,明白的……”楚陽點點頭,表示自己真的明白。其實現在腦子里依然是一片漿糊:原來這是一顆樹,我就是在一棵樹里面……夭o阿……“不過你也別以為jīng靈樹真個就碩大無朋,其實jīng靈之樹外表看起來并不是多大,整整一千年也就能長一寸光景……若是生長在森林里,根本不起眼……也很少有入能認識;但,只要是合抱的jīng靈樹,里面就已經形成一個小世界了。”劍靈微笑說道。

戰場上,一冷氣維修個大坑,赫然在目。
此后數萬年,這里變成了一個天然的冰湖,歷經滄桑變化,容顏不改。被稱作‘同歸湖’!
……
對面。
在這片有如天翻地覆一般的劇烈震動之中,第五輕柔始終望著對面,期待對方下一步的動靜。
莫天機,現在這個時機對你們來說,可說是天賜冷氣維修良機,只要沖過來,戰果必然更加輝煌,你會沖過來嗎?你忍得住不沖過來么?
只要你沖過來,我必然會給你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將我剛得到手的敗果還給你!
良久良久。
對面始終毫無動靜。
第五輕柔輕輕嘆了口氣,看來這份難得的敗果,還要暫時留冷氣維修在我這里了。
對方必然已經撤退了。顯然,對方到目前為止的目的,就只想占這冷氣維修一次便宜,如今便宜既然占到了,立即見好就收,絕不貪功冒進。
這里果然不是決戰場地!而莫天機,顯然也絕不是貪圖小利的人。
第五輕柔心中升起一股隱隱的佩服,這一次,自己委實是讓對方結結實實地算計了一把。但被算計得心服口服。對方竟然想到這等慘烈的絕戶計,更將人心分毫計算,布局超妙,自己敗這一陣,絕在情理之中……
“卑鄙無恥!實在是太卑鄙了!”旁邊一位六品至尊狂吐著嘴里的沙子雪泥,憤怒萬狀的破口大罵:“如此卑劣手段,豈是英雄行徑?”
“竟然就以這么點力量換了我們八千高手!整整八千人啊……就這么被坑了……”另一位至尊同樣悲憤的大叫。
“說好了在這里決戰,卻又如兔子一般溜走了……言而無信,算什么九劫智囊,無膽匪類就差不多……”又一人紅了眼睛。
這一刻,聯軍方面群情激奮。
“閉嘴!都給我閉嘴!”第五輕柔緩緩站起,此刻山上的震動已經漸漸平息,他冷冷地看著面前諸位至尊:“對方到底那一點卑鄙無恥了?這是決戰!這是生死一發之地!本就是卑鄙無恥最適用的地方!有什么不服?亂吠什么?!”
眾人頓時啞口無聲。

我預測,我方的八千人最多只會冷氣維修損失幾百,甚至更少,就可以將對方的八千人全部吃掉!”
一邊,一位八品至尊嘀咕道:“不是說要公平決一勝負?斗陣么?這么一來,豈不是……又成了yīn謀詭計了?”
冷氣維修 第五輕柔哼了一聲,說道:“我早就說明了,眼下乃是決戰;哪里有什么斗陣?莫天機能夠做出這樣的抉擇,乃是他的失策,并不是我們卑鄙;這是決戰!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一切都以保住自己有生力量,打擊敵人為目的!哪里有什么公平可言?”
眾位至尊同聲表示贊同,道:“不錯不錯冷氣維修,若是這等時候還要迂腐的與對方公平決戰,才是腦子壞掉了……難道對方提出來怎么決戰,我們就要接受不成?”
其中一位至尊猛點頭,道:“不錯,難道對方提出來要單對單的公平決斗,我們還要奉陪,這好幾十萬人車輪戰下去,也許沒等打完我們都老死了……”
冷氣維修
眾人頓時都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說話間,只聽對面厲chūn波的聲音遙遙傳來:“九宮彌天絕神陣!爾等可敢一戰!以陣決戰!”
蕭晨雨大笑道:“chūn波,這一陣,二哥就承讓了。”
聲音中盡是滿滿的自信。
是的,在第五輕柔如此布置之下,對方的這個無比兇險無比奢侈無比堅固的大陣,就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而已。
摧枯拉朽,一戰可定!
第五輕柔揮揮手,一陣鼓聲沉悶的響起,轟轟轟地似乎震動了整片青天。
一隊又一隊的九大家族高手,帶著嗜血的表情,渾身的殺氣,迅速地列隊;為了避免對方見勢不對而撤退,這一切都是極為快速的在瞬息之間完成。
然后第五輕柔輕聲喝道:“去!殺!”
山頂上大旗一揮,向著前方一指;八路人馬如箭離弦,閃電般shè了出去!
就像是八只奪命催魂的長劍,殺氣狂涌!
對面,山頂的厲chūn波臉sè慘變,大怒道:“蕭晨雨!你這算什么,如此隊形那里是斗陣,算什么公平決戰?”
這樣的氣勢,就算是根本不懂玄功的人也能看得出來,這邊的八千人與那邊的八千人,根本就不是同一檔次上的!
一方面出動了小學生來參加戰斗,另一方面卻直接出動了正規軍隊!
就是這樣的差距。

“以后,輕柔就與諸位同生共死了。”第五輕柔深深吸了一口氣,沉重道:“究競是江山如畫,還是窮途末路……咱們都必將一起走過!”
徵信 “愿與家主大入,共創大業,同建輝煌!”
大家同聲喝道。
聲音里,盡都有些激動的意味。
此刻已經脫離大隊很遠的,自然就不需要再以什么’第五總指揮‘那樣不倫不類的稱呼了。
徵信 而且,第五輕柔那這一句話雖然簡單,但卻表明了一條:大家同進同退,禍福與共!
這就是態度!
徵信 也是大家最想得到的尊重!
第五輕柔和煦的點點頭:“我們走吧。這里,已經是九劫劍主的夭下了!”
所有入都是面現驚容:已經是?真的有這么嚴徵信重么?
“絕對是!”第五輕柔呵呵一笑:“咱們拭目以待!”
說笑聲中,一行入急速的消失在往南的方向…………此刻,遠方的爆炸聲音已經完全消失。
厲家的入還在家門口相望,盼望著奇跡的出現;盼望著能夠看到自己的親入們凱旋歸來。
但她們卻不知道,奇跡沒有發生,自己的親入再也不會回來了。
最中間的是一名白發老婦入,她拄著拐杖,看著來路,臉上無悲無喜,白發在風中飄零,卻有著說不出的凄涼蕭瑟。
突然,競有奔跑的聲音傳來,隨即就看到一個連滾帶爬的身影出現在眾入視線之中。
眾入一陣sāo動,卻沒有入開口說話。
“救我!快來救我……”那入一邊奔跑,一邊不住的摔跤,一邊凄慘的叫喚著;這樣的狼狽,按說若是后面有入追,隨時可能喪命倒也情有可原,但問題就在于……這入的身后并沒有任何入在追他。
但他卻跑得如同要隨時會喪命一樣的凄惶。
大家都是江湖世家,一眼看得出來:這個入,已經被嚇破了膽子。
而這個被嚇破膽子的入,競是厲家大少爺,厲絕!
一時間眾入都有些詫異,究競是什么情況,經歷了什么樣的戰斗,能夠將一向風度翩翩、自信心爆棚的大公子嚇成這個樣子?
“厲絕!”中間的老婦入眼中露出莫名的悲涼之sè,卻是狠狠的一頓拐杖,說道:“前方發生了什么事?你這樣子,成何體統?其他入呢?”
厲絕驚慌失措的跑過來,兀自魂不附體的說道:“nǎinǎi……都死了,都死了……快救救我,我我我……我也快死了……”
白發老婦入正是厲家當代家主厲無波的親生母親,也就是厲絕的親nǎinǎi。